注冊

Coinbase上市,幣安登頂,如何重估比特幣“券商”?

2021-03-09 21:10:31 和訊名家 

  與遭受強管制的傳統券商不同,數字貨幣的全球化、去中心化屬性,也注定了交易所之戰是一場無國界的全球化的戰役。在這場“世界大戰”中,主導戰局勝負的關鍵變量是什么?目前交易量登頂全球的幣安地位到底穩不穩?

  采寫/陳紀英

  編輯/萬天南

  作為科技界帶貨一哥,馬斯克最成功的“一單”可能不是特斯拉——最近一波下探行情中,特斯拉市值相比高點已經跌去近四成。

  而是加密貨幣——相比于一路下滑的全球股市,數字貨幣似乎要堅挺許多,比特幣價格依然徘徊在5萬美元上下。

  就如同股市大漲,券商平臺受益一樣。加密貨幣交易所成為最大的受益者,尤其是頭部平臺。

  CryptoCompare的數據顯示,主要交易所的交易量躍升逾35%,至2.4萬億美元。其中,幣安2月份的交易量最大,達到7610億美元,比上月增長66%。

  規模之外,嚴寬不一、變動多舛的監管政策,也是左右交易所重排位次的關鍵變量。

  好消息正在陸續傳來,繼全球企業屆大佬、金融界大咖對比特幣紛紛路準粉、黑轉粉之后,總部位美國的數字貨幣交易所Coinbase正在敲開納斯達克的大門,備受追捧之下,市值邁過千億美金大關,也再次擦亮了主流數字貨幣交易所合規化的標簽。

  不過與遭受強管制的傳統券商不同,數字貨幣的全球化、去中心化屬性,也注定了交易所之戰是一場無國界的全球化的戰役。

  在這場“世界大戰”中,主導戰局勝負的關鍵變量是什么?目前交易量登頂全球的幣安地位到底穩不穩?

  一

  蓋茨轉粉,馬一龍帶貨,比特幣大漲,交易所躺賺?

  幾年前,當幣安創始人CZ發布推文說,“如果你以低于1萬美元的價格賣了比特幣,扇自己一巴掌”時,評論里一片嘲笑聲。

  后來,他把數字從1萬美元修正為10萬美元和24.9萬美元,嘲笑聲卻越來越少了。

  盡管全球的企業界大佬和金融界大咖,對于區塊鏈的信仰,不如CZ等創業者狂熱。

  但,至少,他們的臉色已經變好了。

  蓋茨就是其一。

  在2018年長達一年的熊市期間,蓋茨聲稱如果有一個簡單的方法來做空比特幣,他就會去做空比特幣。

  但最近,在接受CNBC采訪時,他聲稱對比特幣的態度轉向“中立”。

  巴菲特的畢生摯友芒格盡管暫時還未考慮入手比特幣,但是并不反對把比特幣視為“人造的黃金替代品”。

  馬斯克的態度更是大拐彎。很多年前,一位朋友就送給了馬斯克0.25個比特幣,但他很快就弄丟了密碼。

  但到了2021年,馬斯克開始公開唱多數字貨幣,起碼引燃了兩三波數字貨幣的高潮。

  2021年2月8日,特斯拉被披露用15億美元購買比特幣,幣價在當日一度上漲20%,并在2月22日達到史無前例的58300美元高點——一個比特幣的價格首次超過了1公斤黃金。

  特斯拉炒幣的利潤甚至碾壓了其主營造車業務——到了2月中旬,特斯拉已經靠炒幣大賺10億多美元,超過其2020年全年造車凈利潤。

  馬斯克并不獨寵比特幣。就在3月5日,馬斯克又發布推特聲稱,“Doge(狗狗幣)的拼寫反過來就是Egod(意為電子上帝)!

  特斯拉不是唯一重倉比特幣的企業。

  據門戶網站bitcointreasuries.org的統計,截至3月初,共有42家公司持有價值超過650億美元的比特幣,包括19家北美/歐洲的上市公司。

  盡管幣價大漲大跌之間,有人爆倉,有人暴富。但不管漲跌,隨著越來越多的個人、機構投資者入場,數字貨幣交易量一路上行。

  研究機構CryptoCompare的統計顯示,今年2月份,加密貨幣的交易量就躍升至2.7萬億美元。

  修渠筑路的加密貨幣交易所(可以把其視為數字貨幣領域的券商),自然成為坐收漁利的穩贏者。

  全球第一大數字貨幣“券商”幣安公司發布的信息顯示,整個2020年,這家由華人控制、全世界最大的比特幣“券商”在2020年度的機構開戶數量猛增46%。

  水漲船高之下,到了2月底,幣安的代幣幣安幣市值已成為僅次于比特幣、以太坊的第三大全球數字貨幣,市值超過2600億元。

  而其創始人CZ則在去年12月曾預計,幣安2020年全年度的凈利潤預計達到10億美元(64億人民幣)。一個可供類比的標的是——中國本土最大的券商巨頭中金公司2020年的凈利潤為68.28億元~75.52億元,和幣安持平。

  而且,當CZ作出上述預測的12月,比特幣的價格剛剛逼近2萬美金,如今,比特幣的價格已然翻倍,這意味著2021年幣安的交易規模、營收、凈利潤都有望翻番。

  受益的不止幣安,還有Coinbase。

  2020年2月底,Coinbase的出清價格為每股373美元,以此測算,其隱含估值約為1003億美元,相比一個月前首次的平均結算價格200美元,高出了近75%,而且首批7.5萬股當日全部售罄。

  二

  Coinbase上市,幣安全球化布局,頭部交易所走向主流化?

  幾乎所有區塊鏈創業者,都在為Coinbase的上市歡欣鼓舞。

  這意味著門禁森嚴的傳統金融市場,已經認可了數字貨幣和數字貨幣交易所的主流和合法地位。

  雖然幣安暫時沒有IPO計劃,但CZ也樂見Coinbase上市,“Coinbase上市的成功概率很大,這對行業來說是一種認可;它成功之后,也相當于SEC對整個行業開了一扇門;用戶對交易所的信任度會大大提高!

  Coinbase能敲開SEC的大門,是因為其一直謹慎配合美國監管部門,而合規最終也為其帶來更高溢價。

  幣安后來居上,登頂全球第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,也與其構建了全球性的合規網絡不無關系——于不合規平臺來說,監管是殺頭刀,于合規平臺來說,監管則是起跳臺。

  2017年9月4日,幣安剛剛成立倆月,震動行業的94監管新政落槌。彼時,國內諸多交易所亂作一團,而成立最晚的幣安卻是最早響應監管的。

  兩天后的9月6日,幣安官網發布公告,將暫停部分幣種的充值提現并限制所有中國大陸IP的交易,于北京時間9月7日0點系統升級之后生效。與此同時,國內其他交易所的合規動作,則在9月底之后才“姍姍來遲”。

  閃電般的合規性升級,也讓幣安繞開了94新政的巨大沖擊波。

  合規,是幣安的主動為之。

  早在創業伊始,CZ就把合規性高懸于頭頂,“幣安從來不是先增長再合規,幣安一直在合規地發展!

  截至目前,幣安已經構建了全球最大的合規網絡,其用戶覆蓋180個國家和地區,支持19種語言。

  2020年3月,幣安獲得新加坡金管局PSA豁免牌照;5月,幣安投資印度尼西亞領先的合規加密資產交易平臺Tokocrypto;9月,合規平臺幣安土耳其上線;幣安還與德國合規加密資產管理及經紀服務投資公司CM-Equity AG合作,在歐洲市場合規運營;幣安美國至今也已獲得37個州的MTL牌照等等。

  而幣安加速推進的全球化,也成為其對沖政策風險的隔離帶。

  由于區塊鏈和比特幣等都是無國界的,所以交易所天然就是全球化市場。

  一旦全部押寶在單一市場,就意味著政策一旦變動,交易所就相當被動。而全球化布局下,東邊日出西邊雨,交易所就有了更多騰挪應對空間;也有更為充足的底氣,去配合單一市場的監管收緊。

  合規,也讓很多傳統的主流金融巨頭們打消顧慮,愿意大開合作共創的綠燈,幣安可以借力打力,加速走進大眾主流生活。

  與全球最大的清算巨頭Visa的合作就是典型案例。

  2020年3月,幣安首次推出 Binance Visa 卡計劃,僅僅4個月后,Binance的實體Visa卡就已在歐洲上線,可以在全球超過六千萬商家用加密貨幣支付,可以用來旅游購物等等。

  此前,數字貨幣與實體商業之間涇渭分明,邊界難以逾越,而借助Binance Visa 卡,數字資產與法幣世界得以融合鏈接。

  “在全世界任何可以刷VISA卡的地方都可以使用”,CZ特意強調,預計其服務很快會覆蓋到北美市場。

  借機生蛋不是終點,幣安也開始自建渠道。1月29日,Binance Pay測試版上線,用戶借此可直接使用加密貨幣進行支付——此前,交易所賬戶僅僅具有投資屬性,未來其消費功能也將凸顯。

  因此,合規,不僅關乎到交易所生存死亡的底線,也關乎到交易所突破天花板的上線——越合規,發展空間越大,不合規,則生存空間越發逼仄。

  三

  如何重估交易所價值?

  Coinbase的上市,Defi崛起,也為重估交易所價值提供了新的標尺。

  根據加密貨幣行情網站CoinMarketCap的分析報告,基于流量,流動性,交易量以及對所報告交易量合理性的置信度等,對加密貨幣現貨交易所所進行的排名中,幣安排名第一,其24小時交易量幾乎是Coinbase的8倍——在某種程度上,幣安相當于大號的Coinbase。

  不過,與Coinbase急于上市不同,幣安暫時并不打算公開上市,承載其幣安唯一價值載體的就是幣安交易所的代幣“BNB”(類似券商股)。

  一年前,BNB的價格還僅僅是20美元,當時,在一次線上AMA上,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如此表示,“BNB大于幣安”!

  何一的底氣在于,BNB不僅承載著幣安整個平臺生態的價值流動,也開始走到幣安生態延展應用和支付,“未來甚至反哺幣安本身”,就如同螞蟻金服之于淘寶電商業務一樣。

  當何一做出上訴斷言時,彼時,業內業外質疑聲不少,但一年之后,BNB的價格就突破了100美元大關,僅僅今年2月就暴漲了六七倍左右。

  目前,BNB市值已成為僅次于比特幣、以太坊的第三大全球數字貨幣,市值逼近400億美元。

  全球加密貨幣中心化交易(簡稱CEX)所面對的另一挑戰,則是DEX(去中心化交易所)的崛起。

  兩者區別在于,在充提、下單、訂單撮合、資金結算和提現等環節,CEX均由交易平臺本身撮合完成,其代表如幣安等;DEX則是把上述所有環節都置于鏈上,由智能合約執行全部操作,交易過程不依賴于可信賴的第三方平臺背書。

  整體而言,DEX相對于CEX安全優勢明顯,不過目前底層公鏈的性能嚴重制約DEX的發展,導致用戶體驗遠低于CEX,因此,目前來看,DEX與CEX各有千秋,未來誰將占據主場,未有定論。

  但兩者都不可或缺,卻是共識,“我不是唯DeFi主義者,我不是CEX最大的安利人,我只是相信它們在我們的生態系統中扮演不同的角色,它們都很重要”,CZ如此斷定。

  從2020年下半年,DeFi開始突圍而上,從最開始以太坊“單打獨斗”——目前以太坊已經是市值僅次于比特幣的第二大數字貨幣;再到各個公鏈的相繼加入,市場逐漸形成了生態大融合。2020年9月上市的幣安智能鏈(BSC),也是其中一員,

  一方面,BSC幾乎全盤使用了以太坊的基礎架構,達到兼容以太坊EVM的效果,支持開發者可以快捷地從以太坊遷移其項目。

  另一方面,作為后來者的BSC,又可以規避掉以太坊的一些固有短板。

  比如,以太坊公認的發展瓶頸,就是網絡擁堵和交易費用高昂,而幣安的公鏈BSC成本更低廉、速度更快、性能更高效等。

  手舉CeFi和DeFi兩面大旗,幣安建立了避免押錯寶、選錯路的對沖機制。

  因此,BSC大概相當于一個“刷新版”的以太坊,作為后來者的BSC,雖然在鎖倉資金,熱門項目數量、整體市值上,與“Defi王者”以太坊尚有差距,但已經成為了最有力的競爭者之一。

  截止到2月2日,BSC迎來了100萬個獨立地址;2月19日,BSC生態上規模最大的DEX PancakeSwap的24小時交易量達到19.5億美元,登頂去中心交易所交易量排行榜,而以太坊平臺上最大DEX Uniswap的24小時交易量為12.9億美元;最近,BSC的鏈上日交易處理量突破166萬筆,已經超過了以太坊。

  綜上而言,某種程度上,幣安相當于大幾號的“Coinbase+ETH”。

  另一方面,主流金融金融機構對于數字貨幣的“黑轉粉”也會提升交易所的估值。

  甚至連厭惡風險、追求穩健的保險資金、養老基金乃至國家主權基金,也開始覺得數字貨幣“真香”。

  美國保險巨頭萬通在2020年12月購買了1億美元的比特幣。而規模超1萬億美元的全球最大主權財富基金——挪威政府養老基金,間接持有了577.6個比特幣。

  摩根大通董事總經理Nikolaos Panigirtzoglou則判斷,隨著其他保險公司和養老基金效仿萬通保險,未來幾年機構對比特幣的需求會上升。

  那些保守的傳統金融機構也敞開了大門。

  據《華爾街日報(博客,微博)》報道,2020年5月,摩根大通開始首次向加密交易所Coinbase 和 Gemini 提供銀行服務,過去,出于合規憂慮,銀行一直數字貨幣交易所敬而遠之。

  而《彭博加密展望》三月報告則認為,比特幣正在從投機風險資產轉變為全球數字價值存儲,正在取代“舊的”儲備資產,成為美元的有力補充——這也意味著,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機構,會把比特幣納入其資產大盤。

  上述報告甚至大膽斷定,“100000美元可能是比特幣的下一個價格門檻”。而高盛3月8日發布的一份報告亦預計,年內比特幣價格將超過10萬美元。

  總之,加密貨幣交易所的世界大戰,剛剛來到中場,決戰終局的時刻,還遠未到來,但勝負跡象已經初顯。

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:財經故事薈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(責任編輯:李佳佳 HN153)
看全文
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提 交還可輸入500

最新評論

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推薦閱讀

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和訊網無關。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2020最新国产自产精品,99精品国产在热久久,99久久免费国产精品